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港 > 故事

魔导联盟 第四百七十七章 奸细的可能性

发布时间:2020-01-17 01:10:15

魔导联盟 第四百七十七章 奸细的可能性

“我们遭到了袭击。”阿尔杰农所讲述的正是今天早晨伊凡从巫师那里得到的消息,“当我们坐在巴德家那间宽敞的客厅里,探讨我们所惹上的麻烦时,袭击者闯进了院子。黑衣、弩箭、再加上古老的魔法,和风灵小姐所描述的‘暗杀者’一致。”

阿尔杰农刻意地停顿了几秒钟,巴德和莎莉丝特都没有开口补充的意思,伊凡愣愣地看向巫师长老那张严肃刻板的脸。

“你好像并不感到意外。”阿尔杰农缓慢地说。

“啊,那个,我之前听说过了。”伊凡恍然明白了阿尔杰农的意思。巫师们并没有完信任他,刚才的话语里有试探的目的,“因为雪灵小姐一直都没有回来,她说她去城主那里了,我觉得可能是城主发现了……什么事情。”

伊凡速瞥了一眼芙蕾娅,昨天还吵吵嚷嚷的羽族小姐只是默不作声地瞅着他,细长的眉头别扭地拧着。

“我想跟你们解释一下的。”伊凡奈地呼了口气,视线不自觉地移向脚下的地板,“我见到了那些羽族的守卫,叫‘银面守卫’是吧,他们在打听布兰奇先生还有夫人的下落。”

伊凡又速地瞅了一眼莎莉丝特,随后,他抬起头。

“他们也问我了,问我是不是塔卡漠镇的巫师,还问我认不认识你们。”

“我想,你应该给出了恰如其分的回答。”阿尔杰农的嘴角扬了起来。

“我就说不知道。”伊凡耸了一下肩膀。

紧张的气氛不知不觉中稍稍舒缓了,阿尔杰农长老的脸上也少了些许提防。

“你去我家了吗?”莎莉丝特蓦地转过身,她睁大双眼,神色焦虑。伊凡立即摇了摇头。

“不是……我没敢过去看,到处都是守卫。我后来就绕了点路出去了。我知道你们被人袭击,是因为――”

他郑重地注视着阿尔杰农长老。

“――正好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巫师,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了,我以前在塔卡漠镇见过他,就是他跟我说的。他还说你们被守卫带走了。”

“是比尔?”巴德双眼一亮,轻轻用拳头击了一下手掌。他转过头,仿佛征求意见一般看着他们的长老,阿尔杰农却仿佛陷入了沉思。

“好,很好。”过了好一会儿,阿尔杰农慢慢点头。“看来,我们这边的消息你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伊凡亚菲尔,正如我一直以来坚持认为的,你拥有超乎想象的才能。我不问你是如何取得那位巫师的信任的。我要说的,是在那之后的事。相信你还没有了解吧。”

“嗯……那个巫师说,他也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伊凡觉得阿尔杰农的语气背后并不是单纯的赞赏和承认,大概也猜得到他和巫师的相遇会有些波折,现在还不是详细说明的时候。

伊凡的确很想知道阿尔杰农等人被羽族守卫带走之后的事情。

“难以置信,我们再一次遭到了袭击!”阿尔杰农猛吸了一口气,“让人法理解的袭击!就好像袭击者知道我们会走哪条路一样!就好像,他们早有打算!”阿尔杰农拉长了脸。低声叙述起当时发生的一切――拥有弩弓的袭击者将一位银面守卫引开,他们原地等待的时候,又被魔法师偷袭,后他们不得不打昏芙蕾娅,得她大喊大叫发出声音。

“长老您的意思是――”伊凡马上便从阿尔杰农的讲述里发现了异样,“――羽族的银面守卫?”

“呜呜……”一直安安静静地待着的芙蕾娅突然发出了低弱的声响。伊凡吓了一跳,刚才听得太专心,都忽略了这个会闹事的麻烦小姐。

“我不敢说我了解羽族,不敢说我了解羽族的每一位守卫,但是昨天晚上。他们本应早一些到达不是吗?噢,我想风灵小姐一定法接受我将她的同族想象成‘暗杀者’的同党,请原谅我的冒昧,风灵小姐也不敢保证自己了解每一位同族,每一位银面守卫吧?”阿尔杰农严肃地转向芙蕾娅。

“呜。呜呜呜呜呜呜……”芙蕾娅用力扭动着脖子,眉头拧成了一团疙瘩。

“解开一会儿没事吧。”伊凡不太确信地瞅着芙蕾娅,不太确信地提出了建议。顿时,莎莉丝特也皱起了眉,身体下意识地往后方一躲,看向芙蕾娅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将要被放出笼的猛兽。巴德几乎是反射性地往活板门的方向看――活板门毫异常,只要芙蕾娅不是闹得天翻地覆,外面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你说的很有道理,伊凡亚菲尔。或许我们可以静下心来好好谈谈了,芙蕾娅风灵小姐。”阿尔杰农目不转睛地端详着芙蕾娅,神情几乎可以用肃穆来形容,仿佛是否放开芙蕾娅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不得已采用如此过分的方法来防备您的冲动,为此我向您道歉,不过我不得不顺便提上一句,这种程度的防备对我这种不慈悲也不善良的老巫师来说还不算非常过分,我并未将您当做危险人物看待,尊敬的小姐。”

“……”伊凡默默地扭过头去。他想起了当初他被关在阿尔杰农的储物室里的情形,和当时阿尔杰农布下的魔法与防备相比,芙蕾娅只不过是被绑上了手脚而已。

所谓的危险人物,应该是他这位带着武器的魔导士才对吧。

阿尔杰农抬手取下了阻碍芙蕾娅说话的丝巾,伊凡注意到巴德后退到了门口,手里举起了法杖,似乎已经准备好只要芙蕾娅叫嚷就采取什么措施。然而,再一次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芙蕾娅并没有立马扯着嗓子喊叫。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狡猾的老巫师!你的意思就是银面守卫里面有奸细!我也没说这不可能嘛!”

“啊,什么?”伊凡呆住了。这么“理智”的话是从芙蕾娅的嘴里说出来的?她什么时候学会思考问题了?

“别把我当成野蛮的疯子!”芙蕾娅咬牙切齿,“毕,毕竟我在卡多利萨读过很多很多的,奸细这种事情,你以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啊!虽然,虽然羽族不像你们人类那样……”芙蕾娅涨红了脸,像是绞尽脑汁想找出一个合适的恶毒的词语来形容人类,或许是通用语不太熟练的缘故,她后好像是没想出来。

“……总之就是,我也不是说羽族里面就没有坏人!这件事我思考了啊,我好好地思考过了,如果,我是说如果……银面守卫里有奸细的话,那,那我在路上被那些人袭击,也就,也就说得通了……说不定我去满天星上街区的时候也有奸细……我得回天空官邸去,我得把这件事告诉那个代城主!你们这些礼的家伙!点放了我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用户请到阅读。

天津男科医院哪家好
上海肿瘤医院看病好不好
贵阳癫痫病的治疗医院
上海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郑州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