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港 > 养生

天涯海角一

发布时间:2019-06-15 02:56:22

天涯海角(一)

爸爸在做门窗,妈妈在抱着弟弟的儿子,小家伙他妈妈似乎回娘家了,弟弟在床上睡觉,好像是晚上开了整夜的车,所以大清早补睡眠了。这里有些陌生,但还是父母为做木材生意而搭的破破的棚子。虽然一如既往的材料和货物,但摆放位置似乎不像以前了。大概是他们刚家了,因为城管比较公正办事,他们经常要搬家的。

我似乎刚从床上爬起来,便问正在哄小家伙的妈妈,“妈,平到那去了?”平是我男朋友,我们打算再过两个月就领结婚证了。

“他去还前两天租的小说了!”我似乎有些疑问,闷闷想:“我似乎开了书店吧,为什么还去别人的店里租小说呢?”

我走出了棚子,发现四周似乎很陌生,又似乎来过,却不知身处何处,心想他们搬家究竟是搬到那儿了。

在我面前是一级级的石阶,大概有十来级,丈余宽,粗糙的大理石镶嵌着。石阶下是一条10来米宽的马路,马路的左边是一条街,一栋栋漂亮的楼房耸立着,似乎是条热闹繁华的街道,可以听到吵吵嚷嚷的人流声,来来往往的车辆声及喇叭声,夹杂着街头门面为吸引顾客的高分贝DJ声。

马路的右边是村庄,俨然是农村的情景,矮矮的房屋,袅袅的炊烟,清脆的鸡鸣,呜咽的猫咪,汪汪的狗叫,还时不时有小孩的哭叫声。

身后也是村庄,村庄后是山连山,由矮到高,由清晰到模糊,近处的山上可以看到各种树木,远处的山只能隐隐约约瞧见黝绿的山峰。

山路过去是稻田,刚插下的绿油油的稻秧,大约有100来米远。稻田那边又是一条马路,马路居然是铁路,铁路那边是一条很宽很宽的河水,似乎是大海,却又能看到水的那边是如身后一边绵延不断的山。

我担心晚上没有地方睡,想举起手,似乎就能变出一栋漂亮的房子,却始终找不到合适做房子的地方。

我只好安静地坐在石街的另一头,等着他回来,我看到太阳从东方升起,看着远处呼啸而过的汽车、火车,时不时还有轮船飘过。

太阳渐渐升到南方,正面对着我。我觉得好热,但我还在等他,等他回来。

终于,我看到了平的身影,在前面的马路上出现了,渐渐地越来越清楚,也不知道他从那走过来的。

他一如既往的帅气如大男孩的装扮,穿着次约会的米白色休闲裤,上身是我去年帮他买的白色外套,里面是我过年帮他买蓝色毛衣,他走到了石阶的另一端,而我站在这一端,不到一丈远,我却看不清他的脸,但我很清楚是他,我好希望他走过来,扶着我或者把我抱进去,我实在是很累了,两脚都麻木了。

他却对我笑笑,叫我名字,扬扬手中的袋子,我看见是烤面包和冰淇淋,他说,快进去吃吧。便从石阶的一端走了进去,看着他走进我爸爸的棚子,我突然觉得特别难受。

我很伤心地抬头看了看慢慢飘向西方的太阳,身体也跟着飘了起来,心中有个念头,就是我想看日落。

我飘过稻田,飘过马路,与车辆擦望而过,撞上了火车,却只把我抛向了大海,我在海面上飘啊荡啊,看到了海面上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映着红色的光线,闪闪发亮,我抬头看看了太阳,它似乎往西移得更快了,我便快速着沿着海往上飘,速度越来越快,我差点撞在了一条船上,它正飞快地顺水往下。[1][2]

治疗方案
明代名医
拼团小程序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