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港 > 养生

无双:山河一扇 第二十八章 说教

发布时间:2019-10-16 19:51:10

无双:山河一扇 第二十八章 说教

尤其是在清楚君琦不会使用全力的情况下,自己的举动甚至可以被理解为对君琦的不尊敬——人家身为君府目前的五大亲卫之一,放下身段陪自己一个孩子练习,这可不是长公子能拥有的待遇,可自己还自视甚高的想要博得一丝机会要击败他,这很明显的看不起人家。

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顾忌自己是君家嫡长房的少爷又是长公子的话,君琦完全可以一枪把自己抽飞了了事,哪里还会被自己像遛猴一样耍。

君慎独也很清楚之所以这场比试会打成这样,自己的身份才是真正因素,这是自己敢这么干的底牌,但是这么做对于君琦来说是不公平的。

君慎独是知道一些的,这对兄妹俩中,君琳还好一点,但是君琦实际上在君府之中还是有一些自卑的,这和家庭有直接关系。

君府卫队的标准配置是五十人左右的暗卫,专司秘密事务;一百人左右的侍卫,专司家族核心成员贴身保护;三百到三百五十人的内卫,专司机密要地守卫;五百到八百人的护卫,他们负责君府安全以及随行陪同的外围保护,而除了他们之外君府还有八个地位的亲卫,地位之高在整个君家也只比历任家主和君家长老级成员低一些,而君府各队的总队长基本都是亲卫直接担任的。

虽然目前君府还有三个亲卫的位子没有安排,但是就目前来看,君琦和君琳兄妹俩都是君府史上出身的亲卫了,这种情况,你也没办法不让君琦产生自卑,这不仅是他自己的心态问题,也有以前周围的人的怀疑、担心有关系。

虽然现在他证明了自己有这个潜力坐在亲卫的位置上,但是个人心态一时还是不好改变……

“看你也想明白了。”

君言旭说着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你那么聪明一人这么就是有一个拧巴的性子,明知人家只是给你特训的,比试不过就是看看你的本事好给你做个特训计划有正对性的训练,你倒好,跟人家打的要死要活的,也多亏是君琦还知道轻重没用全力陪你玩了一把。结果你自己给自己来了个半死不活……”

“呃……君琦前辈他…………”

“当着我的面,他就差没壮着胆子请我把他的亲卫身份给撤了……被我一个眼神给憋回去了……你看你多大本事这才当上长公子几天?差点废了我一个亲卫……”

君慎独被父亲君言旭说的很是尴尬,不过他还是长出一口气,对于君琦,他是很喜欢的,五大亲卫里只有他们兄妹俩和自己的年纪差距小,以前也都是他们带自己玩,所以也很希望他们能有好前途,如果君琦因为自己丢了亲卫的身份,恐怕君慎独自己都不会原来自己的。

所以听到父亲的口气,看样着君琦是不会请辞了,放下心来,想用手挠挠头,才想起身体还不听使唤呢。

只好说道:“我也只是有些一根筋嘛,当时光想着自己怎么也君家的少爷,哪能就这么光被打的到处躲不还手的,这不是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嘛……”

“兔子急了那咬的是要吃它的人,你是兔子还是君琦会吃了你不成?”

君言旭没好气的说道,一脸的无奈,若不是君慎独还躺在床上身体没回复的话,君言旭真想给这臭小子头上来一巴掌让他脑子哪根搭错的筋给重新搭好………………

“你的做法如果是在参加比赛或者是在和你的敌人或是一个一心想要置你于死地的人战斗的话完全可以,因为那时,对于你来说要么一定是一场你死我亡的对决,要么就是关乎名誉的争斗,可是现在……”

如果不是因为要给君慎独治疗的话,君言旭真想用手扶着额头摇一摇头来表示自己的无语,

“你的做法除了让我想到一个所谓自尊心强其实是虚荣心很严重的莽夫外,无法想到更多了……”

“所以……”君慎独小心翼翼地问着。

“有一些失望,但更多的是理解……”

“理解?”对于父亲的失望这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对于‘理解’这两个字却有些不明白。

“你所做的可以说是不理智,但那只是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

说着君言旭看向躺在床上的君慎独,没好气的说道:“但是你!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再早熟能有多大的理智,我也是从这么大过来的,小孩子心性,我太了解了。所以我的失望也仅仅一瞬间,等反应过来了,才发现是我自己要求太高了,循序渐进,我自己都是如此,怎么能要求你做的更多……”

“父亲……”

“好了,虽然你有很多的问题,但是你在与君琦比试时攻击他的方法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说到这儿,君言旭欣慰的笑了一下。

“通过不停地佯攻,让他应接不暇,以此来造成他的破绽,而且这二十四剑除了剑是百分百的佯攻外,其余的恐怕都可以随时变为终杀招,我说的很虽然很简单,可是想要做到却不那么容易,这是很考验对时间、空间、玄力和元素属性等等的掌握能力的,你现在能做出来虽然还是有很多问题却也是不容易了,如果你能静下心来研究的话,这很可能会炼成一个杀招,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对你失望呢?相反抛去你的危险行为不说的话,单凭你这个年纪就创造出这一招,天才之名,你是当之无愧的了。”

君言旭话一说完,君慎独说道:“我那也不是什么自创的,还不是通过大书库里的那本《追风》残页才临时捣鼓出来的。”

君言旭笑着说道:“很不容易了,你也说了,《追风》只是残篇,这东西我看了一遍就懒得在管了,我和三叔四叔都是照着那些秘籍慢慢练,然后再琢磨着能不能弄点新东西出来。谁能想到一部不起眼的残篇让你小子现琢磨出一新招来……”

君慎独听到父亲这样夸自己,也感觉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道:“也没那么厉害。”

君言旭想起了什么问道:“你那一招打算起个什么名字,我也好先在大书库留个位置,这要是等你研究好了,真得是个好东西的话,说不定就能变成秘籍放进去,这样的话我这个当爹也很有面子不是……”

君慎独听父亲这么说,也好好想了想说道:“这一招共用了二十四剑是我目前的极限,那就叫二十四剑。这一招我使用的是风属性的玄力,用起来在破绽的时候像是在追风一样,而且这是我从《追风》残篇里捣鼓出来的,致敬一下前辈,就叫它‘追风二十四剑’吧……”

“‘追风二十四剑’吗?追风?二十四?”

君言旭嘴里念叨了几句,看着君慎独笑着说道:“你啊,起名字也太随意一点了,我都没看你仔细考虑考虑,像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家伙不是都喜欢攀比吗?这正是个好机会吧?”

君慎独听到自己父亲这么说只是笑了笑:“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这样的身份有什么好去跟别人攀比的。就我一个孩子瞎搞的东西哪里有进入大书库的资格,再说了,这不还只是个刚刚有些想法的东西,还没有完成,谁知道以后会是个什么样?”

“你如果要是这样想的话,在这一点上那我自然会随你的意思来。”

君言旭说着想是想起了些什么,却又有些想不起来,仔细的想了一想就是想不到。

不过当他看到了君慎独紧闭的却使劲想要睁开的双眼,突然想起来自己要和君慎独说的东西,稍稍思虑了一下语言说道:“对了,独儿,关于你的眼睛,你是不是想要知道些什么?比如……它的由来,详细情况,我要没记错的话,你对这眼睛应该还不是很了解……”

君慎独听到君言旭这么说,想到了自己在和君琦的一招时,自己能明显的感觉到眼睛的异变。

在开始的时候,自己出现了崩溃的迹象,那个时候自己的视力就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眼前已经有一些模糊的现象发生,在君慎独打到第十七、八剑后,君慎独就已经基本不能使用眼睛去分辨方向了,当时君慎独大部分的动作都是凭感觉,依靠自己通过玄力加强的感知能力来分辨四周。

按理说以君慎独的情况他应该会因为身体的崩溃而完全看不见东西才对,可是当一剑挥出去的时后,君慎独却发现自己的眼睛能看清东西了,不仅如此君慎独还发现四周的一切都变慢了,尤其是君琦,君慎独注意到君琦在自己的眼里的动作都很慢,慢到不可思议,这使得自己能够在君琦做出动作后提前做出判断,抢占先手,这才有了的那一幕。

仔细思考了片刻后,君慎独说道:“关于眼睛的事,我倒是知道一点,都是父亲您还有爷爷、三叔、拾叔,你们以前和我说过的。应该是所有的修行者的每一个人好像都有是吧,也很有用而且很强,是不是?”

长春哪医院治疗白癜风病
广东治疗盆腔炎需要花多少钱
吉林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江苏阳痿医院怎么样
武汉医院妇科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