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港 > 旅游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二十五章 跟我回邪修界

发布时间:2019-10-02 22:33:50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二十五章 跟我回邪修界

章节名:第二十五章跟我回邪修界

感觉到来自几千金丹修士的复杂目光,姬晓尧心中暗自擦了一把冷汗,便想从萧九轩的怀中滚出来,谁知道却遭遇到了某人的消极配合。她抽了抽嘴角,偷偷的指了指后面的金丹大军,好奇的细声问道:“萧九轩,你们这是打算去哪啊?打群架还是抢地盘啊?”

他这还能去哪?还不是为了去找她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想起他火急火燎的班齐人马去救她,她姬晓尧倒好居然在他的一众手下面前维护一个衣冠小白脸,萧九轩心中是怒火中烧,他狠狠揪了一把她的大饼脸。偏偏见到她的脸蛋被他揪红了,萧九轩心中还该死的有点心痛,认识到这个事实,他非常郁卒的说道:“两样都不是,我又不是混黑的!我们这只是门派常规的年度旅行而已!”

一众金丹修士默然无语中。

她的脸蛋又不是橡皮泥,揪泥煤啊!姬晓尧脑门都是黑线,而且她的智商又不是负数,这家伙信口开河骗谁呢?

“对了,你们这里有没有化神期修士啊?”姬晓尧突然想起了天丹派那些可恶的家伙。

“你问这个作甚?”

“我不是说,我在奉天界被天丹派的化神期修士追杀吗?我估计着他们不久就会追来的了,若是你这里没有化神期修士,那我就先溜好了,省得连累了你们!”姬晓尧眨了眨眼眸,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这是在小看你家男人吗?”萧九轩一脸阴森不善的问道。

“呵呵,我只是在担心我家男人而已!”姬晓尧急忙顺毛。

“放心吧!才不过是小小的化神期修士,他们来一个死一个!”

萧九轩阴寒的瞥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去,一脸严厉的下了让黑龙堂休整的命令,还传了暗号把早已潜入奉天界的高阶修士给召唤回来。见到五千的金丹大军令行禁止、雷厉风行的严肃纪律,姬晓尧眸光轻闪,看来萧九轩在门派的影响力很是不凡啊!

这次的金丹大军里面有一部分修士是他母亲的死忠,萧九轩可不想让姬晓尧置身于各种算计与麻烦之中。自从知道了他身边一直跟有暗中护卫的合体期长老,萧九轩心中就阴郁无比,若是没有母亲的交代,护卫的合体期长老又怎么会见到他心尖上的女子被掳走而无动于衷呢!萧九轩简单几句交代了后续事宜,把剩下的事情交给了小林与黑龙堂的堂主后,拥紧姬晓尧身形一晃回到了一个奢华的宫殿。

宫殿东北角的地方还渗着丝丝的鲜血,西北角的地方更是有法术灼烧过后的痕迹,姬晓尧撇了撇嘴角,看来这是萧九轩抢占的地盘了!见到萧九轩毫不顾忌旁人的想法,大大咧咧的抱着她直接在软榻上坐下,姬晓尧小脸猛地涨红,小心脏差点没有跳出来,这是不是太直接了!

当着宫殿外守卫的金丹修士,萧九轩大手一挥,便把宫殿的大门关上了。

见到守卫的金丹修士八卦的眼神,姬晓尧嘴角微抽,大白天的,孤男寡女在一屋里,这不太好吧!

见识过萧九轩的固执,姬晓尧很识趣的没有挣扎出他的怀抱,只能不断的找话题:“这是哪里啊?”

“宁地城城主府!”

“呵呵,这里还蛮大的嘛!”这家伙真的把宁地城给攻下了不成?姬晓尧一脸冷汗,她胆子小,能不能不要这么吓唬她啊!

“你们年度旅行的目的地是哪啊?”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假装好奇的问道。

“黑龙荒漠!”

“为什么?”

“吃烤金眼飞驼!”

这货果然是为了去找她的,姬晓尧顿时眉开眼笑,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欢快无比。她眸光里都是喜色,忙扯了扯他的衣角,好笑的说道:“金眼飞驼不好吃的,你们要不换个地方?”

萧九轩揉她头发的大手一顿,挑了挑眉头,问道:“你想换哪个地方?”

姬晓尧抿了抿薄唇,小心翼翼的说道:“要不,阳通界好了?”

萧九轩眯了眯眼,狠心的扯了扯她的头发,不善的瞥了她一眼:“不好,那地方我们刚刚游玩过!”

其实在见到萧九轩的装束时,她就有猜测过,占据阳通界的邪修会不会就是这个不省心的家伙!现在听他这么说,哪还有不明白的,姬晓尧磨了磨牙,一把夺回自己的头发,恨恨的问道:“太初门现在怎么样了?”

姬晓尧这么问的原因是,太初门若安好,那伊月璃、欧阳师叔他们也是安好滴!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问我,欧阳玉泽怎么样了呢?”萧九轩凉凉的说道,继续蹂躏着她的头发。

听他提到欧阳师叔,姬晓尧心中一跳,脸上却不显,只是淡淡的说道:“欧阳师叔是太初门的千年以来有天赋的弟子,若门派真的遭遇了危险,恐怕全门派的高阶修士都会为他拼出一条活路的。如果太初门仅剩一个修士,那那名修士一定会是欧阳师叔!”

萧九轩一言不发的阴森的盯着她,她倒是挺了解欧阳小白脸的嘛!

姬晓尧被盯得有点心虚,片刻后见他没有回答,她只得无奈的说道:“我只是想问一下,我的好朋友伊月璃她现在怎么样了?其他的都只是顺带而已!”

萧九轩冷哼了一下,阴森道:“哼,太初门较有天赋的弟子全线撤离了天沧界,其中就包括了你的好友伊月璃!”

“他们撤离到哪个界域了?”姬晓尧急忙问道。

“不知道!我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萧九轩暴戾的说道。

“萧九轩!”

“哼!”

姬晓尧抿了抿薄唇,努力平复一下自己心中汹涌的怒火,他们好不容易才见面,她不想跟他争吵!

她微微舒缓了一下语气,转移话题道:“我和石子安被那些元婴修士劫持后,他们中有修士主张要杀我灭口,子安担心他们对我下毒手,所以便启动了龙腾万里八品遁符,然后我俩就非常悲催的被随机到了黑龙荒漠。我们两个人在荒漠行走了二十多天才到达了黑石城,黑石城的城主为了与石子安结盟,便介绍了一名六品炼器师帮我把绝灵草的毒素给祛除了。”

想起在虚无海的上一个时辰他还信誓旦旦的跟她保证,无论是枪林还是弹雨,他都会挡在她面前,谁知道下一刻钟,毫无修为的她就在他的眼皮底子下被劫走,萧九轩那时候差点没有疯掉,恨不得把整个阳通界给灭掉!现在听到姬晓尧语气淡淡的描述,萧九轩心中抽痛不已,黑龙荒漠可是生活着三阶妖兽的,他实在不敢想象失去修为的姬晓尧与筑基期的石子安是怎么在那安全渡过那二十几天的!

不过,萧九轩剑眉紧拧,把姬晓尧的话语翻译过来就是,她与石子安那个小屁孩在黑龙荒漠孤男寡女的呆了二十多天!他不着痕迹的观察了一下,发现她在提到石子安时,小脸的表情很正常,只是淡淡的感激加逃出生天后的感慨而已。他心中暗舒了一口气,实在不是他想多,而是姬晓尧这家伙长得也就一般般,不知道为何却总能招惹一些莫名其妙的烂桃花!

“然后呢?”萧九轩挑了挑眉头,阴森问道

“我那时知道了阳通界被邪修界攻占后,十分担心你,所以我在黑石城丢下了多次的救命恩人石子安后,便打算一路赶回阳通界!啧啧,我没有想到你也会过来找我,幸好我们没有错过!”姬晓尧感慨的说道。她之所以强调石子安是她的救命恩人,就是为了让小心眼的萧九轩不要再惦记着找石子安的麻烦。

“哼,我不是告诉你,我会去找你的了吗?”萧九轩直接无视掉她话语中的救命恩人,若不是那个该死的小屁孩的牵连,她又怎么会在他的眼前被掠走呢!

“所以,我那时候并不是在做梦,那个在梦里威胁我的真的是你?”姬晓尧瞬间瞪圆了眼眸,不可置信的说道。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以后你若是不小心走失了,就在原地等我,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知道了吗?”萧九轩斜睨了她一眼,他在梦里哪有威胁过她啊?

“知道啦,你不要揉乱我的头发了!”姬晓尧心中一暖,耳尖微微泛红,一把捉住他作乱的大手,拉高了几分嗓音掩饰住内心的羞涩。

“你为什么会被天丹派追杀?”想到姬晓尧居然被天丹派化神期修士追杀,萧九轩心中就暴戾无比,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追杀他萧九轩的女人!

提到这个,简直就是她心中难言的伤痛,姬晓尧磨了磨牙,愤慨道:“你都不知道我近有多倒霉,我不过就是结个金丹而已,没有准备好破金丹本就很纠结了,居然还有坑爹的三重天劫!倒霉的就是,我在渡劫时,还被天丹派那些该死的家伙给牵连,雷劫的威力增加了好几倍,我差点就没扛过来!好不容易扛过来后,他们见我的法宝很厉害,就想杀人夺宝!要不是多亏了琴姐他们的帮助,我现在肯定被人剥皮拆骨了!”

说完,姬晓尧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瞧着萧九轩,清灵的美眸里闪烁着求安慰、求抚摸的意味。说真的,萧九轩作为她的男盆友,关键时刻总是不起作用,想必他也很郁闷,所以姬晓尧非常善解人意的给他赎罪和表现的机会!咳咳,其实她的目的很简单,借刀杀人!

不得不说,姬晓尧难得柔弱的表情非常恰当的安抚了萧九轩的大男人心理,他急忙摸了摸她的脑袋,斩钉切铁道:“放心吧,我一定会让那些家伙付出血的代价的!”

她满意的点了点小脑袋,突然想到大门派之间的传信技术都挺高超的,恐怕现在整个天丹派的高层都应该知道了她手中有上古神器了!萧九轩就算能把那名化神期修士给灭掉,也灭不掉整个天丹派啊!想到以后,她一直会被不断的追杀,姬晓尧不由得一脸沮丧的说道:“萧九轩,也不知道我到底得罪了何方神灵,我觉得我真是倒霉透了!”

“怎么了?”萧九轩不解的挑了挑眉头,她刚刚不还是一脸喜笑颜开的模样吗,怎么突然又闷闷不乐的样子?

姬晓尧撇了撇嘴角,直接把万鸦壶给拿了出来塞给他看,忧伤道:“喏,这个就是我的法宝,我觉得我现在肯定已经进了天丹派的通缉令了!”

“这是什么?”萧九轩皱了皱剑眉,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黑漆漆的破壶,这么一个破壶怎么能引得天丹派的化神期修士杀人夺宝呢?

“上古神器,万鸦壶!”

“有这么好的宝贝,难怪你能毫发无损的渡过三重天劫!”萧九轩感慨不已,这家伙虽然看起来挺倒霉的样子,但她的气运也是的!一个小小的金丹期修士居然身怀上古神器,能不招人追杀吗?就是偌大个无双宫也才区区几件神器而已,像万鸦壶这样的上古神器却是没有的!

毫发无损?想起她灰飞烟灭的眉毛长发,姬晓尧怨的瞥了他一眼,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才结个金丹就有三重天劫了,真的很难想象结婴时会出现什么坑爹的天劫!所以,这个万鸦壶,我是死都不会交出去的!萧九轩,你有什么好法子能解决掉此次的麻烦吗?”姬晓尧不抱希望的问道。

“很简单,跟我回邪修界!”萧九轩淡定从容的说道。

“听说,邪修界暗无天日,邪修大多十恶不赦、穷凶极恶之辈!”姬晓尧揶揄的说道。

“我中了寒毒,随着修为的日益加深,我身上的寒毒越发凶猛致命,因此,我需要回到星宇界寻求解毒,你和我一起!”萧九轩阴森暴戾的说道。

姬晓尧撇了撇嘴角,难怪这丫的性子阴寒暴戾了那么多!

“好!”

北京治疗妇科哪些医院好
长沙治妇科病哪家较好
黑龙江治早泄的男科医院
南京不育的男科医院
天津前列腺炎医院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