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港 > 旅游

血火天衣 第016章 扬沙子

发布时间:2020-01-17 02:14:23

血火天衣 第016章 扬沙子

"偷袭?"

仇无衣骤变的眼神只是一闪而逝,立刻恢复成了平日稳重温和的模样。

"去死!"

郭勇心中狂喜不已,猛喝一声,手上的力道丝毫不减,插向了仇无衣的后背。

在郭勇的手腕之中弹出的是一枚扁扁的拳刃,大约只有半个手掌长,却护住了他整个拳头,这种长度的拳刃尽管无法贯穿人的身体,却能够造成巨大的伤口。

"糟了!"

察觉到郭勇已经贴近了仇无衣,观战的考生中间爆破发出阵阵惊呼,多半是自忖无法挡住这一绝技的人。

"铮!"

金铁交击的清脆响声覆盖了整个擂台,仇无衣神色自若地合上了双眼,身体岿然不动。

"好!"

一名老师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隐蔽身形的郭勇脸色却十分难看,尽管无论什么样的脸色都无法被人察觉。

拳刃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居然撞到了一个更加坚硬的物体,定睛细看,却是仇无衣手中紧握的斧柄。

"偷袭就偷袭,喊出来你是要做什么……"

仇无衣挂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摇了摇头,从开始他就不是没有计划地呆立在原地。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仇无衣的右手悄悄向着身后挪了一段,所以在拳刃刺过来的瞬间,他手中幻化而出的战斧也出现在身后,而斧柄的位置也正好抵在拳刃的。

"你……你别得意!别以为偶尔躲过一次就敢得意忘形!"

一击不中的郭勇反而遭到嘲笑,本来就不太灵光的脑子温度越来越高,一个闪身消失在空气中,再度失去了踪迹。

"那个叫郭勇学生如果不是太不镇定,应该能很好地适应在黑暗中的战斗。"

一个较为年迈的老师如此评价道。

"对面那个仇无衣虽然意识很不错,但是武器的劣势太大,恐怕是很难取胜的。"

"我也这么想,毕竟他们还是学生啊。"

老师们纷纷议论着战况,普遍对仇无衣不看好。

"你不会输给这种家伙,肯定,打败你的只能是我。"

范铃雨咬着嘴唇,片刻不移地紧盯着擂台,却多少有些担心。

擂台上的仇无衣此时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举动--不顾还在暗中伺机偷袭的郭勇,他将手中的巨大双刃战斧用力插入了擂台地面。

擂台是坚实的石块所铸成,刀砍斧凿的痕迹不少,应该也不差这一点新伤。

"喂!你到底要干什么!不是要放弃了吧!"

擂台下不解的呼声越来越多,仇无衣却置若罔闻,背着双手离开了战斧插在地上的位置。显得清闲之极。

大多数老师也看不出这种做法有何用意,但他们也隐隐意识到这与将来要发生的事情息息相关。

郭勇的怒气早已超出了身体能够盛装的极限,野兽般地咧嘴一笑,心中庆幸拿到了这条昂贵的衣骨--大气潜行者。它具有一种特别的刃纹,只要自身接触空气,就能够在一定级数的敌人面前完全抹消自身的存在。

对于拥有这种强大衣骨的自己,郭勇认为完全值得众人去羡慕,去恐惧,而不是当做小丑一般嘲笑。

所以这个让自己丢了面子的仇无衣,今天必须受到惩罚,这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想到这里,郭勇的动作变轻了,收起心中的轻视,眼珠忽然一转。

"小子!等着迎接失败吧!"

郭勇忽然拉开了与仇无衣的距离,扯着嗓子大喊一声,身形顺变,立刻离开原地,箭步窜了出去。

"在那里吗?"

仇无衣循着声音响起的地方望去,左脚尖却紧紧抵在地面上,蓄势待发。

"你完了!"

这一次郭勇没有喊出口,而是在自己的心中狞笑道,趁着仇无衣回头的一刻,从他后背的方向再次袭来。

"让你说了这么多台词,能感谢下我吗?"

仇无衣的视线淡淡地投向天空,那里有青天,。

看似毫无意义的一句话,却莫名地令郭勇全身发冷,动作也慢了下来。

这时,一直没什么反应的仇无衣忽然动了,紧贴地面的左脚尖腾空飞起,随着身体旋转的路线画出了一个完整的圆圈。

与这一记空中旋风腿同时涌现的是土黄色的沙尘,这便是仇无衣刃纹当中的一个轻身功法--万里起黄沙。

出招之时,狂风夹着大量的黄沙狂啸肆虐,但仇无衣却没有踏着风沙飞舞,而是盯住一个沙尘吹出的模糊轮廓,

"唔!怎……怎么可能!"

吃了一嘴沙子的郭勇刚要捂住脸,惊讶的双眼中看到的却是仇无衣向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准确袭来的情形。

"不好意思,已经结束了。"

仇无衣的笑颜温暖如故,从郭勇的身旁疾速掠过,轻弹了一下拇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糟了!"

被仇无衣一提醒,郭勇才察觉自己的隐身能力已经在风沙之中暴露,当下心中一横,准备出手硬博,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向前倒了下去。

观战的老师们不约而同地一起站了起来。

从郭勇身旁闪过的仇无衣踩着盘旋的风沙向后跃去,右手往回一拽,郭勇硕大的身体一起被拖了过来,飞向天空。

这时才有人看到细细的弦捆扎在郭勇的足踝上,那些弦蕴含着比看上去更强的力量。

仇无衣只跃了一步半的距离,左手向着地面飞甩,往插在地上的长柄战斧射出重弦,随后猛地一拉,身体像流星坠落一般向着战斧飞去,落地之前的瞬间,拖着郭勇的右手又在斧柄之上一闪而过。

当仇无衣的身体落地的时刻,地面上溅起了滚滚沙尘,将发生的事情掩盖。

单膝跪地,左手扶着地面,低垂下头的仇无衣将一闪而逝的锐利眼神藏在阴影当中。

"哈哈哈!"

沙尘散去,擂台下的紧张立刻变成了哄笑,郭勇就像市场上被吊起的猪肉一般倒挂在直竖的斧柄之上,边挣扎边破口大骂,却无论如何都逃不出束缚。

以速度和技巧见长的衣骨多半力量上是软肋,郭勇的大气潜行者更是其中的代表。

"对不起,你次出招的时候我就判断出你力量的大小了,连这样的弦你都挣脱不了对吧。"

仇无衣拔出插在地面上的战斧,对着挣扎不已的郭勇亲切地笑了笑,拇指微微一勾,忽然双手一齐用力,将沉重的战斧抡了起来。

"哇啊啊啊!"

在空中不停惨叫郭勇被一起抡飞,如同一个被击出去的棒球,倏地飞下了擂台,轰隆一声与大地进行了亲密的接触,好在他筋骨强壮,只是摔得眼冒金星,久久爬不起来。

"胜者仇无衣!"

裁判老师强忍着笑意宣布了战斗结果,仇无衣收起战斧,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在欢笑与掌声之中走下了擂台。

"你等着!"

好不容易站起的郭勇满脸乌青,咬牙瞪眼地甩出一句狠话,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大体育场,他已经没有脸面呆在这里。

"哈哈哈!好有趣!喂!这是什么战斗啊?"

捂着肚子笑个不停的范铃雨全然没有一点矜持,笑声比周围的所有人都大。

"我一般情况下是个和平主义者。"

仇无衣对此一笑置之,从范铃雨的身旁擦肩而过。

然而当两人的身影相互交叠的瞬间,弯着腰狂笑的范铃雨忽然静默了。

仇无衣伸出去的一只脚停在空中,没有落下,周围的空间仿佛也同时静止。

从范铃雨身上涌现而出的斗志仿佛已经有了实体,填充在二人附近的空间当中。

"遇到你的时候,我不希望你变成和平主义者。"

范铃雨看似无意地抬起了左手,将包裹着黑色薄手套的纤细五指在仇无衣的面前自信地握起,手腕系着的缎带一飘而过,带起了轻盈的微风。

仇无衣的心脏突然狂跳起来,大脑仿佛被激烈的电击穿透,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力量。

从那个手套,以及缎带当中所能感受到的只有纯粹的力量。

那种力量仿佛能把自己的身体瞬间绞碎,这一幕,甚至真实地出现在了仇无衣的意识当中。

和至今为止所见过的任何天衣都不同,反而更接近另外一种东西--真名衣骨,可是又听不到任何的共鸣。

或许……它是属于范铃雨的真名衣骨?

这是什么状况?单纯的巧合?还是有什么更深层的原因?仇无衣深陷各种疑问之中,连接下来的战斗都忘记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雷鸣般的喝彩才把他从欢呼状态中惊醒,身体打了一个激灵,定神望去,看到的却是一个不知实力如何的男生大字型趴在擂台之下的情形。

之所以不知实力如何,是因为他一身的天衣竟然被轰得粉碎,只剩下贴身的普通衣物。

仇无衣的视线自然而然地移向了擂台之上。

在那里,握拳向天的范铃雨坦然地享受着一阵阵狂暴的掌声,却将为炽烈的目光准确地投向还有些云里雾里的仇无衣。

"放心!"

台下的仇无衣忽然笑了起来,心中的疑惑与重压全部消失得一干二净,悄悄地合上了眼睛。

在下一个瞬间,仇无衣的双眼猛然张开,迸发出冷气逼人的寒光,两种截然相反的目光对撞在一处,彼此互不相让。

哈尔滨汽轮机医院
株洲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东莞治疗癫痫病医院
济南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乌鲁木齐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